公告:防屏蔽导航网站:https://23lu.xyz/?douse889
防屏蔽邮箱:scjiuuqx@gmail.com 找不到本站的用户请发邮件获取最新地址
最新防屏蔽域名福利不断

    LOADING...
LOADING...
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禁忌  »  重活了15

重活了15

作者:998 字数:8791

第十五章嫂子薛芳与小姑子谢知婧双飞前奏?

————本章登场女配数据————

注:敏感、羁绊满值100姓名:薛芳类型:人妻年龄:43身高:167。 5体重:123腿长:98三围:93、66、99。2罩杯:E特征:特别精 明、欲求不满司职:全职太太性格:追求刺激、狡猾多变、疯狂气质:珠光宝气、 光彩照人肤质:普通,重金保养下虽然皱纹极少,但肌肤再也无法恢复年轻时的 活力。

【化妆娴熟,平日

看着三十出头】

性需求:高,每周3—5次就可满足,而且贪欢,当然每天做也会配合。

敏感度:30,迟钝性关系:1人

性经历:自慰423【注解:所有人物卡的自慰都不计入高潮次数】

口交34

乳交9

正常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641

宫交0

肛交0

足交0

施虐0

受虐0

普通高潮53

绝顶高潮0

潮吹0

失禁0

内射54

吞精1

精浴0

羁绊:10一面之缘,与主角羁绊类型:欲望↑↑↑,与主角

感情状况:薛芳因为敏感度低,三十岁后就很少得到性满足,性欲常年压抑 导致骨子里有些疯狂。38岁时丈夫有了情人,从那以后更是再也没有享受过性 爱。近年来她在与得宠的小三小四斗争中日

渐暴躁压抑,因不当的泼妇行为招来 了好几次家暴。

———wuli静静姐↓————

姓名:谢知婧类型:贵族熟女年龄:35身高:170腿长:103。5体 重:124三围:95。5、62、97罩杯:F特征:能力强,城府深、袅娜 娉婷,完美S型身材,丰乳、美臀、长腿。

司职:教育局副局长性格:勇敢、八面玲珑、圆滑老练气质:成熟、高贵、 妩媚肤质:白嫩,但因为年龄原因,即便保养的好,素颜也下略显暗淡性需求: 低,每月一次即可满足敏感度:43,普通

性关系:无【与前夫政治婚姻】【女人是试管婴儿】【真。处女】性经历:

自慰19

口交0

乳交0

正常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0

宫交0

肛交0

足交0

施虐0

受虐0

普通高潮0

绝顶高潮0

潮吹0

失禁0

内射0

吞精0

精浴0

羁绊:71【60以上可发展成恋人、知己、闺蜜、死党】羁绊类型:友情、 爱情感情状况:知己、爱慕

————福利↓———

印花丝袜

鱼嘴防水台高跟鞋

没错,就是她,仅供不认识的带入

***********************************

第十五章

谢知婧眼里噙着喷潮酸出来的泪珠,呆滞的目光定定的看着洗手台。她也不 知道高潮以后过了多久,反正爽到心神发木的她渐渐的算是缓了过来。

「记得刚刚……只是阴蒂蹭了任昊的小腿一下就……那是喷出来了吧?怎么 会那么舒服……」

抱着任昊大腿的谢知婧正在不分场合的回味刚才绝顶的潮吹快感,而任昊, 却有些阉了。概因时间地点完全不容许他做出过分的举动,不过就算时机合适, 理智状态下也绝对不会吃了静静姐的。

硬要问任昊为什么的话……因为是干姐姐啊,根本不再狩猎范围内好吗!

显然,任昊现在根本没有脚踏两条船的念头,就更不用说开后宫了。

刚刚破处的他,还是很专一的。

任昊这边正坚守灵台的那丝清明呢,却突然感觉静静姐腻歪的用肉感丰美的 娇躯用力蹭着自己身体,站起来的同时熟媚的哼唧个不停,「昊……姐姐…好舒 服哦……呼…呵呵……」最后这娇媚的成熟笑声,估计妲己再世,施展浑身媚术 也不能出其左右!

「压在身上那两颗软中带硬的灼热难道是……静静姐充血的奶头儿吗?!」

思及此,任昊本来随着闭目节欲而渐软的鸡巴再次充血。

「姐,别这样……」

「唔?是怎样呢?」谢知婧娇滴滴的故作疑惑,同时随着硕大的奶子、美腿 再次在任昊滚烫的肌肉上扭动摩擦、性快感的余韵还未散去,新一波浪潮般的情 欲快速酝酿!

「就、就是,我的亲姐姐……现在不合适!」任昊脸红的不行,而且他小受 的模样,在谢知婧看来太过诱人了!

任昊越害羞,谢知婧脸皮就越厚……蹬鼻子上脸这种基本的厚黑技能,每一 位官场老手根本不需要刻意去做,就可以随意的用上这招。

「呼……不合适?你偷窥人家洗澡,姐姐都没怪你……而你居然还倒打一耙, 啧啧。」谢知婧踮着脚尖,口吐如兰喘息着调戏。

「姐……我我……我真没偷窥,你要相信我呀,算了,你听我解释,我先缕 一缕……嗯,记得我之前怀疑您自慰吗?当时我进来听到一些声音,就是那种浅 浅的呻吟,于是我就瞧见您躺在地上,手在大腿上摸来摸去,我当时以为你在自、 自慰呢,然后,我记得您翻了个身,顿了一下,就开始叫我……哦,你一开始叫 的人是我,不是您嫂子。」

「呵呵……姐姐信你,不过嘛,就算这样,人家呢……」谢知婧一句一喘息 的娇媚说着,一手在任昊的胸口上划着圈圈,挑逗着任昊的神经,顿了顿继续说 道「人家可不能就这么便宜你看了,嗯……这样吧,你别动。」谢知婧说话的尾 音明显加重了,实际上一起开始就是,嗲嗲的如同狐狸精!

当然,谢知婧这番话显然是相信任昊了。毕竟多日

的亲密相处,谢知婧相信 自己看人的眼光不会错,所以她对任昊是百分百的信任,所以就算发生诸如此类 的误会,谢知婧也会理智的听任昊解释,并酌情相信对方。

任昊有些感动的道歉道:「静静姐,我,我错了,对不起……」

对于任昊诚恳的道歉,谢知婧欢喜的抱了抱对方,同时心中暗道,「你知道 吗,你越是这个样子,姐姐我可就越是把持不住呀……」

任昊表现出来的种种,不管是品质、外貌,甚至一颦一笑,都深深牵动着谢 知婧成熟的芳心,任昊似乎就是她命中的克星,她甚至感觉任昊与自己性格的契 合度,全世界都找不出第二个。

一个如此对她脾气的男人,又是谢知婧三十五岁才有的初恋感觉……这让任 昊轻易的撕破了她牢不可摧的心理防线,也让他称为第一个真正走进谢知婧芳心 的男人!

谢知婧爱上任昊,不可谓不是奇迹,这,是上天赐予的、命运般的缘分……

吧!

任昊手在谢知婧眼前晃了晃,心说姐姐想什么呢,怎么突然痴了,还露出傻 傻的憨笑。

谢知婧突然小嘴儿一张,如同小狗一样,啊呒一口,吓得任昊一缩手指,不 过却被静静姐突然露出的少女娇蛮惊艳到了!

任昊心里一片火热,听着对方银铃般悦耳的低声娇笑,暗道真是个磨人的女 妖精……

谢知婧的思绪仍然未断,她目光闪烁、直勾勾盯着任昊……16岁跟35岁, 年龄天差地别,还有理论上来讲,根本不可能碰撞的两个圈子……但两次救命之 恩——上天赐予完美的契机,这是缘。

结果随着相处,感觉对方跟自己又有着百分百契合的性格,这是份!

这是几世修来的缘分呢!

谢知婧缓缓蹲下来的同时不断为这段邂逅在内心加上梦幻、美好的注解……

显然,爱情会冲昏每一个女人的脑袋,这个与恋爱经历的丰富程度成正比, 无关年龄与个人能力。

谢知婧檀口微开,唇瓣蠕动,红唇吐着热息呢喃道:「既然错了……那你不 可以动,老老实实让我惩罚,好嘛?」说完,谢知婧仰起臻首,水汪汪的美眸里 透着八分希冀以及……两分可怜兮兮的哀求。

妖精!

任昊咽了口口水,平日

见惯了成熟、端庄、优雅的官场强人谢知婧,如今见 到这般娇媚可人、眼底泛着春意的她,这让任童鞋怎么可能说出拒绝对方的话?

谢知婧见任昊默认,止不住颤抖的素手伸向他的下身,解开裤子的扣子拉链, 便将任昊的裤子轻轻褪下。谢熟女不可避免砰砰心悸的同时缓解紧张低声嗫嚅着, 「别动,那个……那个、话说你的想象力倒是蛮丰富的,不过,我之前确实想着 你……呵呵,想着你自慰过……」

大姐,你脱我裤子干嘛?

任昊无厘头的想起了某句台词,不过他却没有丝毫挣扎,因为已经昏头了。

「我觉得……当务之急是先把您嫂子弄走……」任昊弱弱的说道。话毕,感 觉下身一凉,被裤子紧紧压迫的肉棒失去了束缚!

肉棒在空气中猛的一弹,打在了谢知婧毫无准备的俏脸上,准确的说是打到 了鼻子。

谢知婧情欲高涨的不得了,正无法克制的对任昊发起进攻呢,结果眼前一花, 「啪」的一声脆响,琼鼻一阵酸疼!

「姐!这……你没事吧!?」任昊紧张的蹲下,扶着谢知婧的雪肩焦急道。

谢知婧眼里全是生理反应疼出的泪珠,手背揉了揉发红的鼻尖儿,然后擦擦 眼泪一看,流鼻血了。

「你坏,乱打人!」谢知婧故作委屈,那娇贵的小女人模样,成功激起任昊 的保护心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姐,都怪我,要不……要不你打回来?」

「我不,惩罚你不许动,接下来姐姐做什么,你都不能动!」谢知婧命令完, 擦擦眼泪鼻血,不顾鼻子还在酸疼,再次望向任昊的肉棒。

尽管谢知婧通过之前的巨大蒙古包就知道任昊的本钱不小,可亲眼看到实物, 她还是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捂着小嘴美眸瞪得大大的,显然之前严重低估了 任昊的尺寸!

这长度至少二十多公分吧?!

这粗度也明显比自己手腕粗!

谢知婧表情有些扭曲,目瞪口呆的咽了口香津。

「这驴货自己不可能吃得消吧?!」

「不,应该说根本不可能插进去。」谢知婧在心里笃定。

「现在好了吧。」外面的薛芳突然说道,惊醒了震惊中的谢知婧,以及呆看 着静静姐私处的任昊。

外面嗓音刚飘了来,高跟鞋的声音也跟上了:「赶紧洗完,嫂子好送你回家。」

话音刚落,薛芳的身体已徒然杀到了门口!

matherfucker!

任昊彻底蒙了,然而,谢知婧却马上反应过来,她蓦然站起,擦了擦又流出 来的鼻血,然后伸出尚可自由活动的左手,拉着任昊来到半米死角区域,呼啦, 一把拽上塑料帘幕,把两人的裸体掩盖的严严实实。

「别出声,交给我。」谢知婧焦急紧张中不忘安抚无措的任昊。

半米,也就是堪堪能容下站立的两个人。谢知婧丰腴的身子坐下后,更是占 据了不小空间,任昊呢,只得呆立在死角,一动都不敢动。

入眼,是静静姐浑圆柔润的香肩,背部赤裸的曲线,和丰腴肥美的臀肉,女 体上零零落落着丝滑的白白浴液沫……任昊还闻到香香的味道,不知道是浴液的 味道还是体香,又或者是之前喷出的雌性荷尔蒙……

帘子外薛芳已经站定,帘子内气氛暧昧,旖旎无限……

谢知婧压了下惊慌与情欲,深呼吸后平和出声道:「嫂子,我自己能来,就 不用你帮忙了。」

「那怎么行?」薛芳佯作不悦的脆声道:「你要是再摔一次狠的,那才叫完 蛋呢,你别跟嫂子拗了,我把你病号服换上了,不怕沾水。」

「谢谢嫂子」谢知婧撇嘴皱眉,语气有些冷淡:「不过不用了,我自己能行。」

兀然!

谢知婧话音刚落,就见得塑料帘被薛芳掀开了一角,一只玉手快速伸了进来!

龟缩在墙角的任昊几乎窒息了!

谢知婧倒吸了一口气,慌忙拉住帘子以不让它全部敞开,一手还用力抓住薛 芳的手臂。

「干嘛拉帘啊?」薛芳眸子深处怔了一下,转而咯咯娇笑起来:「知婧,难 道你是不好意思让嫂子看?咯咯,不能吧,咱们家可就属你脸皮最厚喽。」

谢知婧涨红着脸,故意露出一声讪笑,咬牙道:「没有,就是最近身材没保 持好,怕你看了笑话我,嫂子你别进来!」

「你才三十多」薛芳哼哼两声道:「身材再不好,也比我这四十多岁的强不 是?你这么一说,我倒要看看了,不是你最近瘦了吧,怕打击我?」

「真不是,我胖了,不想丢人。」

「你跟嫂子还见什么外,丢人就丢呗,又传不出去。」薛芳使劲儿动换着手 臂:「快松开,让嫂子我瞧瞧,对了知婧,要不这么着,咱俩一起洗得了,你要 是看见我的小肚子,肯定不觉得丢人喽。」

谢知婧额头已布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仍强自镇定:「你说什么呐,你身材 好,我跟你没法比。」

「你就别寒碜我了。」薛芳略显感慨地笑了一下:「嗯,我脱衣服,你等我 一下哦。」本以为薛芳是回屋里换,谁想她就这么在厕所里脱了起来。

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让任昊跟谢知婧都有点犯傻!

什么情况?

薛芳也要跟着一起洗?

我的天!那岂不是完蛋了!

「嫂子。」谢知婧心下有些急不可耐,声音倒是颇为镇静:「你先别脱衣服, 要不、要不咱俩说说话吧,我脚腕儿还有点疼,正好缓一缓。」谢知婧拖延时间 道。

衣服的细微响动果然停住了,薛芳重新将两颗白嫩的奶子塞回奶罩,犹豫了 一下,方忧虑地看着帘子:「这么半天还没好,是不是真骨折了,不行,你得跟 我去检查一下,耽误不得,你在这儿先等等,我去叫护士来。」

「没事,骨折没骨折我自己还不知道么,就是有点酸,不碍事。」

「哦,那就……那行吧,不过不得劲儿你可不能硬撑。」薛芳声音放松了一 些,不过谢知婧虽然极力压抑惊慌,聪明的薛芳却仍然感觉到了,总觉得有些不 对劲呢……

薛芳没往深了想,继续道:「也好,聊聊就聊聊吧,你工作忙,要不是这回 住院,咱俩也落不着说话儿的机会,咦,你还拉着帘干嘛,敞开呗,外面房门我 反锁上了,谁也进不来的。」

「不用,就这么说吧,光溜溜地让你瞧了去,我还真不适应。」

「那……行吧。」薛芳眯着眸子,缓缓点了点头,继而风情慵懒的半倚在洗 手台的大理石面上,双手抱起肩膀轻笑道:「那说点儿什么呢?」

任昊耳边听着两个熟女闲聊,眼神不住在静静姐诱人的背影上游走,紧张逐 渐平息,思维能力略微恢复,突然记起他的裤子还在门后面呢,应该……不,肯 定很容易会被发现!

这可怎么办!?

另一边,薛芳没说两句呢,眼神便又落到那件男士T恤衫上了,又瞅见了地 上皱成一团的男士短裤,皱眉若有所思了片刻,方眯眯精明的眸子,缓缓问道: 「知婧,那些琐碎事儿先不聊了,嗯,嫂子问你句实在话吧,你可得一五一十地 告诉我,你说……」薛芳眨了下眼睛:「你是不是该找个男人了?」

谢知婧侧了侧脑袋,好像再用余光瞄看着任昊,「没想过。」

薛芳随意地捏了捏洗手台上的T恤衫,十分荡漾的吃吃一笑:「瞧瞧,我猜 你就不会说实话,呵呵,我还真不信你没想过,你丈夫去世有十年了吧,这么长 时间,你都是自己解决的?」

谢知婧红着脸看了看任昊的反应了,遂低声道:「解决什么?」

「别跟嫂子这儿装傻。」薛芳笑骂了一句。

谢知婧看任昊比自己都窘迫,于是咯咯笑了几声,抿了抿樱唇,「嗯,自己 解决,不过我对这方面基本没什么需求。」

谢知婧如此坦然不避讳,显然是任昊太受的原因。

任昊怦然心动,就如谢知婧预想的……

「既然这样,干嘛不找个男人?」薛芳有些眯着狐狸一样精明的眼眸好奇道: 「以你的条件和背景,我想应该有不少好男人追吧,要我说……你找个岁数小点 的得了。」

谢知婧沉吟了好久,显然是仔细思考,但嘴上却说:「嫂子,别说这个了。」

「你不是没想过。」薛芳笑呵呵地看着那边,略微顿了顿后:「你应该是怕 雯雯有意见吧,不过你没明白我的意思,让你找个男人,可没让你结婚啊,这事 儿可以瞒着雯雯,那样她也不会有负担了,嗯,最好连你哥你爸也不告诉,先偷 偷摸摸着吧,知婧,嫂子的意思你能明白吧?」

谢知婧没吱声。

薛芳叹了口气:「嫂子是真心的,实话跟你说,你哥那方面我也不满意,最 近你也知道,他的心也不在我这边了…嫂子我,苦唉……」

「嫂子,这话您不该说给我听吧?!」谢知婧冷淡道。她哪能听不出话纹?

「以前倒是觉得不该跟你说,现在么……对了,咱们正说你的事情呢,你实 话告诉嫂子,你有没有男人,也不用瞒着,我嘴巴严实着呢,再说了,跟我说说, 也能给你参谋参谋不是,对了知婧……」话音一转,薛芳轻轻捻了下T恤衫,凝 眸嗅了嗅鼻翼,那股略腥躁的气味……旋即,薛芳意味深长的道:「上次救你的 人,叫任昊是吧,咯咯,你觉得,他怎么样?其实这个小家伙,你可以考虑一下 哦。」

薛芳好像话中有话!

上帝!怎,怎么提到我了?

任昊汗毛倒竖,彻底慌张了!

「小昊?」谢知婧明显愣住了,刹那间,脸色忽红忽白一阵变幻,努力沉住 气说道:「瞧你这话说、说的,关他什么事?」

「明知故问吧。」薛芳笑着秀足轻顿,高跟鞋点着地面,发出很有节奏的嗒 嗒脆响:「前些日

子你不是经常跟我唠叨他呢么,说小家伙长得帅不说,还知书 达礼、性格也对你脾气,最重要的是救过你两次性命,咯咯,既然你这么欣赏人 家,依我看呀,做你的小情人儿不是正合适么?」

「他才十六岁。」谢知婧语气意味不明:「嫂子,你别开玩笑了,就算我答 应,人家也未必答应呢」旋即,谢知婧在这般危急情况下,居然蓦的回眸媚媚的 看了任昊一眼又快速转回头去。

都这个时候还……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

「这十六七岁血气方刚的小年轻,你稍微发散点魅力还不是手到擒来?」薛 芳不迭继续道:「再说了,未成年又怎么了,隐蔽的好一些,也没人会知道……」

语气竟娇喘吁吁。

「嫂子,这是您该说的话吗,我请你出去好吗?!」谢知婧语气透着厉色道。

虽然心里被言中了,但是面对她这个嫂子,她绝对不想被对方知道。

「知婧,你这可是第一次跟嫂子红脸啊,是不是说中了你的心事?」语气顿 了顿,心里不爽的薛芳故作惊讶道:「莫非你已经跟他做过了?」

「嫂子!」谢知婧沉声低喝:「这种话请不要再说了!小昊还没成年,又是 我的晚辈,我怎么会和他发生那种关系?」谢知婧口是心非道。另一方面她心里 也不明白薛芳今天是怎么了,为何一再揪着这个话题不放,甚至,言语中还颇有 一些讽刺的味道。

嫂子有些反常啊,难道是……知道了?

思及此谢知婧一阵心脏剧颤,外表却不露声色,颇有稳如泰山的大将风范!

任昊那边也觉得狐疑,腾出一只手擦擦冷汗。谢知婧回头瞧了瞧他,见他神 色特别紧张,逐嘴角一勾,迎着任昊焦虑的目光扬起一个妈妈式的安慰笑容。

这时候,一个三十五岁的官场精英跟25岁平头年轻人的差距显露无疑。

「别怕,万事有姐姐在……」谢知婧语气从容的小声低语,当然,这只是表 象,其实她也紧张的要死,不过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使她可以勉强应对这种极 度危险的窘境。

任昊露出一个勉强的笑意回应对方,喉咙却因为紧张蠕动着,「咕咚」咽了 一口口水。

谢知婧缓慢收回笑容,转过头一声紧张的叹息自喉咙中飘出,回过身去不再 看任昊。

「哎哟……呵呵呵呵……」薛芳突然捂着肚子笑的花枝乱颤:「知婧啊知婧, 嫂子是开玩笑的,你不是当真了吧,唉呦,今天我可终于把你那喜怒不形于色的 本事给破了,呵呵,你的城府太深啦,这方面你哥都赶不上你,嗯,适当随随性 子也是必要的,别把自己包的那么严实,这样不好。」

是这样吗?谢知婧不信。她一旦产生怀疑,就不会轻易的再次相信。

而失了方寸的任昊闻言则松了口气,天真的暗道原来如此。

谢知婧现在基本稳住了心态,一面仔细琢磨着,一边矜持的浅笑:「习惯了 而已,谢谢嫂子的教诲,我会记住的。」礼貌方面一如既往的到位,显出良好家 教的同时难免给平常人距离感。不过跟她相熟的薛芳可是知道,谢知婧对谁都这 个模样,就是最近的任昊是个例外。

这衣服是任昊的吧?

薛芳露出森森的诡笑,看起来很奇怪,哼了哼小曲后戏谑道:「你嫂子我身 无一官半职,却把教育局副局长给教育了一下,呵呵,很有成就感啊,回头我跟 你那个好哥哥说说,让他也佩服佩服我,省的他一天到晚总嫌我的这里不好那里 不对的,我呀,听够了,听着就烦!」

任昊听出薛芳话语中浓浓的怨气,甚至他还听出一丝压抑的妒怒,不知道是 不是错觉。不过对方转移了话题就好,不然让她再继续刚才的话题,自己不得尴 尬死?

「嗯,该洗澡了吧,这可都耗了半小时了。」薛芳脑海里闪出一面之缘的任 昊阳光帅气的模样,脸蛋儿病态的泛起红晕,因为常年的身心压抑以及近期的家 暴,让她骨子里十分疯狂,今天谢知婧彻底刺激到她了,为她的干柴扔上了一把 烈火,她有了一个变态的打算!

想干就干,哈哈,拉着你妹妹一起下水!

接着薛芳捋了捋额前被汗水打湿的长发,遂即语气古怪无比的呢喃道,「跟 你这儿半天,我汗都出了一身,正好一起洗洗,知婧,快拉开帘儿,给我腾个地 儿。」

角落中,再次传来衣物的摩擦声。

薛芳将自己脱得精光,四十多岁身材有些走样,不过重金保养加锻炼,所以 身体如同三十多岁的熟女,完全没有太上年纪的感觉,反而一身白花花的肌肤白 嫩的很,只是胴体显得太过丰满,给人略微臃肿的感觉。

丰满的屁股如同大个的海椰子,乳房在女人中也算巨乳级别,万中有一的纯 天然E杯罩!

不得不说在平均乳量世界最低的中国,任昊身边的女性杯罩全部远超平均线, 这是一种多么让人幸福的事实!

薛芳觉得自己疯了,一定是疯了……

她丰腴的肉体发抖不迭,边走向帘子边伸手探到胯间淫膣,一捞,入手满是 粘滑潮热的蜜液!

自己好像从来没流过这么多的淫水儿吧?嘻嘻……

「哈……」薛芳瞳孔震荡,无法克制的喘息着,颤抖着将沾满淫水的手伸向 帘子。

在里面吧?要在里面,一定要在!不然刚刚人家想的点子就会用不上呢,那 不就白白酝酿了这么久吗?要知道现在这种发情的状态,没个东西伸进去捅两下 绝对不行的吧?

薛芳表情居然略微有一丝狰狞,眸子深处全是躁动疯狂的神采!

人家呀,可是都湿的不行了呢……

【待续】